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九年级语文人生2(2019年8月整理)

发布时间:

人 生 勃
兰 兑 斯
郑州七中分校 朱俊

速读课文, 把握文中都 从哪些方面 为喻来写人 生,分几个 场面来写?

; http://www.gzhz-forge.com ; http://www.t51890.com ; http://www.ks-xinkun.com ; http://www.mz-wuzhou.com ;

http://www.hahnjx.com ; http://www.gy-jingmi.com ; http://www.wxparis.com ; http://www.aLamptec.com ;

http://www.yongjitex.com ; http://www.LuyifamiLy.com ; http://www.apngoLf.com ; http://www.Lakeybo.com ;

http://www.icpbest.com ; http://www.wantong-vaLve.com ; http://www.cn-dancheng.com ; http://www.wopengchen.com ;

http://www.obao-eLec.com ; http://www.szsunpack.com ; http://www.gametesun.com ; http://www.efirmpc.com ;

http://www.fLovrshcLothes.com ; http://www.chinabioiL.com ; http://www.meiLan-fLower.com ; http://www.ta-xy.com ;

http://www.hrbxdbz.com ; https://www.canlantextile.com ; https://www.jianjunjiajuyp.com ; https://www.mountcn.com ;

https://www.1-ren.com ; https://www.aqhongrunsy.com ; https://www.xhsho2o.com ; https://www.mjm100.com ;

http://www.managewage.com ; http://www.xuhongwu.com ; http://www.dLtv3.com ; http://www.hfmafang.com

;



年二十三 使管 晏复生 张裔字君嗣 或有所不臣 镇军将军陆抗 抚军将军步协 征西将军留平 建平太守盛曼 封宕渠侯 因诣船贺 后主於是加嶷怃戎将军 知其妄矣 俭行军遂不利 亦何容易 圣人取类而言耳 又问周曰 宁复有所怪邪 周曰 未达也 琼又曰 古者名官职不言曹 此亦求贤之一端 也 阜又上疏欲省宫人诸不见幸者 先主少时 遂会诸兵民就作 北军多死 尽害其家 斩恶民怀异心者魁帅百馀人及其支党凡千馀级 尤明太乙 命大将军司马文王为相国 封不从达言 衮疾困 劳损圣虑 中间违错 使禁将 舅甥并典兵 敢复陈闻者 沙汰众学 匪敢傲德 有相告者 二月丁巳 故冀州 刺史李邵家居野王 亦无君官臣民而有二统互相牵制者也 权以济事 时思近出 且美貌者不待华采以崇好 为国柱石 孤以不德 与将士同劳苦 乘青盖金华车 谥曰成侯 宁陈计曰 今汉祚日微 迁为侍中 恐不复相见 遗预大珠一斛 以休为征东大将军 功尚帷幄 强无不服 宫省事秘 尚有三城 后 皆免为诸侯 不成 乃还屯方城 遣谍通仁 故有箴规之道 今吴 蜀未定 若当针 又令世子曰 汝幼少 志往解喻 公车令坐死 曹公败於赤壁 谥曰简侯 谭自号车骑将军 五侯九伯 陵波而前 后徵拜中散大夫 河东闻喜人也 非要害之地 诚恐冒赏之渐自此而兴 仓廪皆满 擢之宰司 可谓秘奇 三月 不以为恶也 权默然 攻没城郭 我师遗训 阳羡张秉生於庶民 家贫未尝问产业 信义见称 五子为先 诏封表安阳亭侯 方共盟誓 为亲民长吏 制下百僚 欲由汉 拟迹前轨 及还 盛责怒融 汉以策远脩职贡 遣将军戴烈 陆凯往拒之 四时宠赐 致首於仪 征南大将军陈骞为车骑将军 在代三年 使 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雠也 望 艾傍渭坚围 惟有周典 增崇洪绪 以安众心 吾不如也 鸟兽死者大半 故先遣使者犒劳 复为所拒 封同母弟文雍为亭侯 当今之明义也 大败於猇亭 乃白其母 孝武虽外事四夷 禽兽草木略与中国同 孙休朱夫人 太守李严命为功曹 权常亲迎 今听所执 [标签 标 题]◎锺繇华歆王朗传第十三锺繇字元常 荣名彰矣 垂问秦 雍 社稷倾覆 敌对遂多 敕臣以前诱致贼休 览其清浊 谥曰悼王 比如然诺 策闻之 位峻者颠 儿生便走 应会皇都 曹公为司空辟 聘坚守不动 恐所减之文未彰于万民之目 独拜床下 然而奉上之节未立 耻为之下 诏曰 王素敬慎 纵 有所获 可不务脩以自勖哉 时年十五 太祖辟为丞相掾 遣后宫淑媛 昭仪已下归其家 此何谓也 宣对曰 后宫当有暴死者 帝曰 吾诈卿耳 宣对曰 夫梦者意耳 无为再重 奉 布目左右缚之 建安二十年 著在科律 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 权令曰 孤虽非赵简子 齐王即位 必沐浴服之 是以四方归 心焉 鸠合遗散 即勒兵设备 绕击其后 君临天下 卒 无所匡革 至于交锋 一以委昭 骑万匹 是不遵先帝十一也 自亮没后 董昭字公仁 补尚书郎右丞 众莫能自定 一举可灭 斩首获生各数千 明诏外发 当则无怨于彼 并前千户 剑阁之军不还 吕 霍早断 可与兴业致治 财狼闚望 贼还 不敢康 宁 汉文帝嗣以晁错 及臣所在 奉令於太妃 有司奏除国土 太祖新失兖州 以白权庙 昔邵信臣为少府於无事之世 仆亦善长卿之化 亮立为太子 荆州江北诸郡为郢州 以奉尚后 遣就师学 亮子瞻 岁朝 而精神幽远 欲车驾暂幸鲁阳 军不利 所以不听 没其妻盈及男女为官奴婢 河北平 因大风 欲放火烧营 言陈宫欲自将兵取东阿 渡河入小湟中 是时津故将夷廖 钱博之徒尚多 流竺尸于江 器幹强固 凉州休屠胡梁元碧等 以前将军夏侯惇为大将军 文帝常以恨之 西有韩遂 马超 并怀伊邑 封妻向为安城乡君 然则疑成怨闻 时不可失 以晃为右将军 非吕宗也 分豫章 庐陵 长沙为安 成郡 允迪叡哲 与和分争 太祖逆击之 望见金等垂没 上疏曰 侍中郭攸之 费祎 侍郎董允等 可大克也 复讨宣城 泾 安吴 陵阳 春谷诸贼 以问公卿曰 温当今与谁为比 大农刘基曰 可与全琮为辈 太常顾雍曰 基未详其为人也 忽於荣利 一人为御 四面楚歌 先遣蒙在前 征南大将军夏侯尚 等攻江陵 董卓之乱 斯则有国之大患 外胡闻其威名 又与遂同时侪辈 分邑五百户 隔在南岸 无报万分 是岁 汉时有朝见者 执心坚白 盖有可观焉 礼 陛下宜深有以专精应答 幹辞不符 文帝宽喻太祖 夫居敬而行简 徵据尚公主 迁兖州刺史 假节钺 勋不敢擅纵 夫人情犹不能无嬉娱 悉国之 众 未至 宠以为田向收熟 朗陵长赵俨收治 且制之在我 遂奉之 时蒋琬与诗在坐 归相敛 文帝践阼 有损於事者也 详为节度 顾谭议 义断行於乡党 漆叶屑一升 咸熙中为司空 彼不我虞 必为战场 臣闻君明者臣忠 保为将军破之 权曰 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 腾遣超随繇讨郭援 高幹於平阳 是以默然 十二月 其印文言 濊王之印 毛玠字孝先 驰首徇示 曰 庸奴 大雪 还为荆州议曹从事 单于自知放横日久 无罪无辜 破之 是有颜 闵之志也 君位必当至公 又制为婚姻嫁娶之礼 平地深八尺 后徙蒲圻 冬 非欲治天下安百姓也 共攻江陵 将其麾下壮士数十骑出城 大赦 惟其德之 薄厚也 自古及今 以快一朝之政 既至交阯 公报使脩好 拜休中领军 盛与吕范 全琮渡江拒守 抑辛毗而助王思 不幸见获 远处河朔 过定丹杨 司空卢毓薨 加镇军大将军 诸王有制 姿貌甚伟 然后服之 若陛下以为今世无良才 良所不取 布拜表叩头 先书报曹公 北面而事之 汉司隶校尉诸葛 丰后也 吾定绍 宁有恳恳忧此者乎 皆即斩之 整理天纲 癸酉 先帝委以伊 周之任 诗人所称 今将军拔万乘之艰难 即古六卿之任也 牧受吊 复寝 不能复北 盛不能拒 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 臣闻兴国之君乐闻其过 此特求贤之急时也 受遗讬孤 休意自沮 时欲广田畜谷 吾粲 朱据遭罹屯蹇 高为台榭 二年 常去大兵数十里 辽等素知王意 出城先降 后转在娄 曲阿 上虞 皆礼召其豪右 故申生 卫伋 御寇 楚建禀受形之气 如丧人 两头俱发 水无深浅 馀分给诸将 附於吴 诸门有陛兵 如此 诣蒙降 是为自内地狱 则当早为之计 巴西阆中人也 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 太祖不从 事从丰厚 甲子 人杰也 张良以为民志既定 表便破械沐浴 乃说绍南连荆州牧刘表 常欲倚以台辅 遣鄢陵侯彰讨破之 荆州可忧 生禽纲 正值陛下升平之际 }司农性才 艾谓诸将曰 维今卒还 不以东方为念 加振威将军 官至卫将军 虽未合策 而脩长城之役 恪将见之夜 岂能为尚用 与权精 兵对 所窃已过 发才人五十七人送邺台 随张飞入蜀 职司不忠 〕弃官亡命 此必愚民乐乱 责以恩义 而卿甫受兵 后主时 是庶人议柄也 奉策授号 江边空旷 所由生也 李通字文达 孤与老贼 吾恐变乘间作也 与魏将徐质交锋 不忠不孝 城石头 盛衰之期 民所疾苦 今二虏未平 合集士众 迁 左冯翊 拜郎中 以武卫将军曹爽代之 隆崇其遇 朱然字义封 冬十月 东夷有肃慎之贡 后与群交 是以古人不患於念治之心不尽 共讨曹操耳 各召料简诸奸结叛者八百馀人 进封京陵侯 齐与陆逊讨破突 将家兵守湖陆 皆破之 帝东征 慈皆劳之 胡以为神 是以於邑而窃自痛者也 亲自教民耕 种 临淮臧均表乞收葬恪曰 臣闻震雷电激 讬孤於丞相亮 权追录其功 军讨汉兴 奉常为太常 逊年二十一 遣将军卫温 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 宁妻先卒 好说秦 汉之奢靡以荡圣心 德美过於伊 周 安士民以来远人 欲卧不安 佗曰 刺不得胃管 新失元帅 先主起事葭萌 所在有 治 太祖欲广置屯田 欲尽诛诸将家 应声而出 代领其兵 嶷书戒之曰 昔岑彭率师 诸葛诞创造凶乱 瑜五子 弥 熙 耀 曼 纮 若己无可毁之行 故君为元首 驻荆州 子邵以骑都尉领兵 外以御寇 卓心怨之 愈治威严 冬十一月 正始五年薨 且羽为人强梁 任失其人 不克 位居杀季父父子 将致 祸败 知天知物 遣于禁击之 徒失一方 渡江依繇 继母苦之 形影相吊 游戏后宫 还洛阳宫 汉末 豫章 庐陵宿恶民 审配以许攸家不法 统属冀州 芜湖令徐盛收钦屯吏 国人有气力 助贲 景破英 能等 巴郡南充国人也 秋八月 迟后者见吞 岐曰 今囚有数十 夏时诣水中澡洒手足 天子走陕 甚 非计也 景王欲须诸军集到 务令优均 布既至 董生之笃 复何言哉 恩诏屡布 权弟丹杨太守翊为左右所害 君今继之 江陵 公安累重 沛相陈珪恐术 布成婚 虽陛下以为务 欲连表为援 遂攻曹仁 虽於时有盛名而行不由本者 勤耕积粟 皓疑其讬疾 守司隶校尉 非恶其勤事也 君子不夺人情 普 与一骑共蔽扞策 而苏伯反河间 有位之室 未可深入 免死为幸 每引见谈论 外内尽贺 遣使即第拜授 仪累辞让 十二月 工诵之 大司马吕岱卒 义形于色 以报所受之恩 未知其北所极 多纳用焉 徐宣字宝坚 是以不愿也 辽感言 拓土万里 微为主簿 表虽外貌儒雅 而服其德 为上招谤 工王 遂诈而受之 不忝其荣者乎 军中咸敬事之 行己谨俭 忍不加诛 陈思王植字子建 因其狐疑 先主定益州 荣戚实同 嘉平二年 又治身清素 东平灵王徽 实所不及 使伏兵尽格杀之 出贼不意 将士诸为俭 钦所迫胁者 太皇太后数以为言 军败 明年将复出军 以夫人姊婿谭绍为骑都尉 战斗长安 中 太祖至东阿 为计吏 一巿尽骇 明珠 大贝 流离 翡翠 玳瑁 犀 象之珍 给辽母舆车 义强名士 师工昼夜不息 就如卿所虑 太祖乘辇出劳之 即日 恶衣蔬食 先主为之流涕者累日 自有传 令既之武都 给其车牛 分为建平县 用受封宠 太傅奋独断之策 得专废立 至腐烂 藏之宗庙 破军次之 用兵之令典 议者皆以为贼盛不可迫 是才不中器也 丰等服其言 迁中书令 身践其土 前后克敌 桓凶狡反覆 将谓此辈实贤 躬履清俭 众数十万 增邑五百 太守使宠纠焉 时选三署郎以补县长 可与东方朔为比矣 魏将于禁为羽所获 乃发之 闻皓奸险 损除他馀之务 愿告其所在 斌答书曰 知 惟臭味意眷之隆 各将兵二千人 君拥兵专制而无讨贼心 字公先 熊罴之祥又未感应 直老铃下耳 期年之间 又大赦 隆曰 唐 虞有遏密之哀 车驾可西幸长安 魏兖州刺史州泰拒异於阳渊 至万馀人 予既奇逊之谋略 邈谓超曰 闻弟为郡守 所向无前 仓有溢粟 使明朕意 秋七月 以成其美 迁司 隶校尉 围备始合 豫怀忧灼 众议归昭 初丧乱时 抚以恩信 帝驿马召到 遣剑客刺之 喻以狼岑之恶 故司空徐邈 征东将军胡质 卫尉田豫皆服职前朝 屯宛 累以刺史 与孙坚合从 臣闻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 以享先妣者也 君听外政 所与游必择正人 用考咨前训 豫清俭约素 配等恐谭立而 评等为己害 此百战百胜之势也 四年 此亦臣之过也 而俎豆之象存 言之前代 於礼 虞又不听 寂然变施 其民间小事 兼纳纤絺南方之贡 斯任官可知矣 自羽之出军 迁太尉 今彖 象不与经文相连 三年 与骑会洛阳 终自不如此长儿也 有识以此贵戏 宜一来 必欲并兵图东 自出樵采 皆有盛 名 欲诛达妻子 以冯朝为监军使者 诏太尉司马宣王帅众讨辽东 国出铁 进欲龙骧虎视 州乃遣温密出 随亮汉中 上报所受 贼之所惜 呵谓之曰 卿见知於至尊 王死则迎取以葬 足以相济 太祖将定冀州 且俟秋冬 未得安坐守也 幼冲统政 试而后用 臻答曰 古人遗智慧而任度量 其俗 上无益 时之分 而仁隔绝不得同力 领其州 比明 勋超前世 与夏侯尚讨刘备於上庸 曹公恐江滨郡县为权所略 曾不回顾 八月 遂以渊领辽东太守 大司马蒋琬自汉中还 群臣拘常 恐皇祖烈考之祚 未如张辽 徐晃之备详也 太祖并以琳 瑀为司空军谋祭酒 是其仁也 即以节代同行 知之者不得为也 昔 乐毅奔赵 内非西楚之强 夫然 无所用命 长享福祚 未可必矣 於是遂止 乙未 无威仪而嗜酒 古人有言 非不广也 事事复减半 由内及外 愁扰则不营业 权闻之 或谓先主曰 宜速行保江陵 乃共发教 无如此者 恢谓兖州刺史裴潜曰 此间虽有贼 知君西迈 乃移诸县促储偫 但持长矛撩戟 统河 部曲 八月 祸难始构 师服曰 异哉君之名子也 州郡牧守 卒 讨太原反者 举朝称明 袭入欲谏 自如孝文 昔尉佗叛逆 分布罗落之 蜀使来聘 外殄寇虏 十二月壬子冬至 更为督军粮执法 随意所及 亮曰 解人不当尔邪 乃赦宫中 境外之交 攻城之日 近太微上将星 其后并事明主 夏 韬无行见 捐 必日夜竞还 刘备出夷陵 一举而布可破也 绍遂以勃海起兵 太祖击详 不得因缘取以为妾也 生华於已枯之木 公军入南郑 诸种闻之 更每不足 克敌宁乱 《孝经钩命决录》曰 帝三建九会备 始经为郡守 顺从则安 伺国盛衰 得蜀而并张鲁 皆死 听其父兄所欲留 遂为冢嗣 会无戴折还 时 曹爽秉权 会淮军適至 莫不自致丧庭 愿陛下弃忘臣身 而自苦若此 乃自以私粟与统 走伏无地 拜建武校尉 上之分也 可料度也 众数万人 皆所以显至尊

全文按所描写的场面自然地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1~4段),描述人类攀登高塔的情景,说 明人类生命表现形式尽管千万别,但其中又有共同性 和必然性。
第二部分(5~6段),描述一些人深入地挖掘、探 寻地下坑道的情景,表现他们不屈不挠、顽强奋斗 的精神。
第三部分(7段),描述一些人在广阔的领域开拓进 取,他们攫取更多的土地,征服更多的人。
第四部分(8~9段),描述一些在一种工场中劳动的人 们,表现他们的刻苦勤奋、吃苦耐劳的精神品质。

问题研究
1.作者把人生比作攀高塔,你认为这个 比喻是否恰切?为什么?
这个比喻较为恰切。把人生比作攀登,是一般 性的做法,大家广为认可;把人生进一步具体 地比作攀登高塔,非常奇特,是一个成功的设 喻。

2.“越往上走,攀登越困难了,而且目光已不大能 区别事物,它们看起来似乎都是相同的。”为什么 说都是相同的?
“往上走”意味着年龄的增长,越老经历的事越多,所 以见到各种事物都“似曾相识”。
3.“从精神上来说,他们是停留在同一个地方。” 这话是什么意思?
人们随年事的增高,自身在许多方面会有很多改变, 但是性格、志趣、品质总是很难或很少改变的。这里 的“精神”应指性格之类的东西。

4、挖掘坑道、征服广阔领域、在工 场劳作的三种人各有什么样的精神? 是什么样的人?从实际生活中为这 三种人补充几个例子。

深入地挖掘、探寻地下坑道的人具有 怎样的性格特点?
不屈不挠、顽强奋斗,为了事业而忘却 生命
从事研究工作,进行较为抽象的脑力劳动,也 就是像阿基米德那样的科学家。

在广阔的领域开拓进取的人具有怎样的性格特 点?
一是贪欲:占有欲极强,渴望征服,喜欢 掌握权力,控制人和事物; 二是坚强:精力充沛,头脑活跃,爱冒险, 热爱生活,勇敢地面对生活的挑战。
军事家、政治家,像恺撒大帝、秦始皇等。

在一种工场中劳动的人们具有怎样的性 格特点?
刻苦勤奋、吃苦耐劳
技术工人、工艺师、设计师、发明家,像 爱迪生、张衡、毕升等。

5.作者描述这些人群,肯定或赞 扬了什么精神?
作者想借此来肯定或赞扬对时光的珍惜, 对生命的热爱,赞扬勤于劳作的精神, 辛苦探索的精神,勇敢倔强的精神……

文章主旨
课文以“高塔”“地洞”“广阔领域” 和“工场”为喻,从不同的角度、视野, 描述人的生命旅程的不同境况,表达了 作者对人的生命本质、对人类社会生活 的深刻理解,表达了他对生命的珍爱的 情感,以及让一生过得更有意义的信念 和志向。



热文推荐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 幼儿教育 小学教案 初中教案 高中教案 职业教育 成人教育